曼德拉家族的麻烦事:两女儿为争家产状告父亲

  曼德拉长期投身民族解放事业,很少有时间顾家,而女儿们一向耿耿于怀。事实上,曼德拉对此一向觉得内疚。他在自传中也承认,不时间顾家是他最大的遗憾,也是他做出的最痛苦的挑选。

  每个人都有烦恼,纳尔逊・曼德拉也不破例。

  现年94岁的曼德拉是南非1994年结束种族隔离制度后第一位民选总统,享有“国父”之称,受到民众宽泛的尊敬和爱戴。

  在约翰内斯堡,曼德拉的府邸与《全球》杂志记者的办公室同属一个街道,仅隔几家住宅,堪称邻居的邻居。远远看去,大院与周围民居不太大不合1,曼德拉就在里面安享着晚年。

  但是
,最近,他的两个女儿却打破了这份平静。

  “国父”被女儿告上法庭

  曼德拉先后3次结婚,现有3个女儿。其中,59岁的玛卡兹维是长女,是曼德拉与第一任老婆所生,她曾留学美国获博士学位,现在南非的金山大学等单位任职,还是一家酿酒公司的创始人。泽纳妮是曼德拉与第二任老婆的结晶,现年55岁,2012年7月曾出任南非驻阿根廷大使。

  4月8日,玛卡兹维和泽纳妮向约翰内斯堡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终止曼德拉现任状师许内(Bally Chuene)、商人好友比佐斯和战友塞克斯瓦莱(南非人居部长)三人担负与曼德拉家族有关的职务,即终止他们出任曼德拉信任基金的托管财富办理人和
和谐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盛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和协调盛大这两家公司,是由曼德拉前状师阿尤布创建
的,次要通过发卖曼德拉指模艺术品,为曼德拉家族提供经济支撑。两家公司与曼德拉信任基金有着亲密的联系和往来。

  曼德拉两位女儿在起诉书中说,曼德拉从来就不录用许内、比佐斯和塞克斯瓦莱三人为公司的次要持股者或者主管职员。泽纳妮还责备许内本身录用本身为公司办理职员。玛卡兹维则指出,2012年8月12日,她的状师曾给许内写信,要求他就职,但受到后者的拒绝。

  曼德拉两个女儿还责备这三人在两家公司不尽职。玛卡兹维说,她是家族中比拟年长的,有权决定公司的相关业务,但却受到三人的阻止
。玛卡兹维还默示,三人的任职基本就不得到曼德拉子孙们的支撑,相反,她们的起诉得到了曼德拉17个孙子、孙女们的赞同。

  但许内在5月16日向约翰内斯堡高等法院递交的书面陈说中默示,他是在2004年成为曼德拉状师的。当时,曼德拉告知他,已终止阿尤布的曼德拉私家状师职务。

  他还声称,在阿尤布被消除
曼德拉私家状师职务后,应曼德拉的要求,作为状师的他还给阿尤布连续写了几封信,要求后者提供与曼德拉艺术品有关的所有信息。但是
,阿尤布一向不遵从曼德拉的希望。

  由于阿尤布一向不回信,许内与曼德拉举行了几次谈判。许内说,曼德拉决定起诉阿尤布,以预防阿尤布擅自发卖他的艺术品和利用曼德拉的名字做买卖。

  但是
,阿尤布很有计策。2005年4月,他故意把玛卡兹维和泽纳妮和已故的曼德拉儿子马克加托挂号为和协调盛大两家公司的办理职员。许内默示,这是违背曼德拉意愿的行动

  不理解父亲的女儿

  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曼德拉德高望重,但在家庭事务处理上,也是乏善可陈。或许预料到可能出现的麻烦,依照许内的说法,曼德拉拒绝女儿们卷入本身的资金和艺术品等方面的办理。

  许内回忆说,曼德拉对阿尤布把他两个女儿挂号为两个公司的办理职员极其
不满,因而在2005年4月,曼德拉在约翰内斯堡的府邸特地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玛卡兹维和泽纳妮也加入,其余职员包括曼德拉的老婆格拉萨・马谢尔等。曼德拉向两个女儿明确默示,不但愿她们介入他的事务,他仅有的但愿介入本身事务的人是许内、比佐斯和塞克斯瓦莱等。

  曼德拉还要求玛卡兹维和泽纳妮辞去两个公司的董事会职务。但是
,预会的独立顾问们和曼德拉老婆建议达成一个折衷方案:允许曼德拉两个女儿继承担负董事会职务,同时录用4个独立的财富办理人,这4个人在两个公司整个办理层中处于决策的大都地位。父女最后均接受了这个方案。

  但是
,玛卡兹维和泽纳妮并不履行
这个方案,反而继承与已被消除
曼德拉私家状师职务的阿尤布举行合作,曼德拉觉得极其
愤恚。2006年6月,曼德拉在东开普省的老家召开家庭会议,批判两位女儿依然与阿尤布来往。预会者竭力挽劝玛卡兹维和泽纳妮尊重父亲的希望,不要让他再失望。两位女儿当着父亲的面诚恳地默示,同意依照各人的建议去做。

  但是
,两位女儿还是不依照所说的去做。2011年8月,纠纷中兴。当时,泽纳妮但愿从公司取钱分给各人和其余受益人,受到比佐斯的拒绝。比佐斯认为,她的要求不合乎相关程序。

  多年来,曼德拉的女儿们一向对得到的父爱很少耿耿于怀。5月24日,玛卡兹维在约翰内斯堡对媒体抱怨说,曼德拉在其一生中有许多遗憾,其中,大都是在家庭方面。几十年里,曼德拉投身民族解放事业,很少有时间顾家。“他从来就不时间真正做一个父亲。”玛卡兹维说。

  事实上,曼德拉对长期难以顾家一向觉得内疚。他在《通向自由的冗长之路》自传中也承认,不时间顾家是他最大的遗憾,也是他做出的最痛苦的挑选。

  都是款项惹的祸

  今年7月18日,将迎来曼德拉95岁的生日。但是
,近年来曼德拉的身体一向不佳,曾多次住院治疗。5月24日,玛卡兹维在约翰内斯堡家中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过去一个月里,曼德拉身体不是很好,有时很差。

  由此,曼德拉的女儿们对家族财富的归属日趋
觉得担忧。

  长期以来,到底谁有权出售曼德拉的指模艺术品,一向成为曼德拉家族纷争的核心。依照许内的说法,他们三名受托人均有权出售曼德拉的指模艺术品。

  据南非媒体报道,和协调盛大两家公司具有
的曼德拉的指模艺术品价值达1500多万兰特(1兰特约合人民币0.79元)。

  2012年,曼德拉信任基金曾为曼德拉两个女儿的孩子们支付了7万多兰特。据比佐斯透露,这个基金共为曼德拉家族支付了80万兰特。但这难以让曼德拉的子女满意。

  在许内看来,曼德拉两个女儿起诉父亲,是受到阿尤布的调拨,试图获取两个公司的资金和发卖曼德拉艺术品的权利。比佐斯认为,她们的指控难以成立,“咱们不是拦路抢劫者,咱们不会抢东西。咱们相信本身是依照曼德拉的希望于5年前被正式录用的。”

  许内、比佐斯和塞克斯瓦莱已向约翰内斯堡高等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否决玛卡兹维和泽纳妮的诉讼要求。同时,他们还要求法院对阿尤布做出类似的裁决。

  目前,人们正在等待约翰内斯堡高等法院审理的结果。但无论结果如何,这场纷争对于一个需要安度晚年的老人来讲
,都是一个不小的袭击。(记者 聂云)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monabasu.com